广州实验室规划设计、实验室建设公司24小时服务热线:020-84782080 18665612587

实验室资讯News

当前位置:主页 > 实验室资讯 >

遍布全球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在干啥?

发布时间:2020-07-27 21:5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字号:

 种种迹象表明,美军的海外生物实验室并不像其声称的那样是为了造福于民,反而可能给当地居民乃至全球带来巨大的生物安全隐患

 延伸阅读:美军在韩实验室研究的这种生物标本,仅1克就能造成百万人丧生……

文/兰顺正

作者系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会员)

本文刊于《环球》杂志 2020年第13期

 
韩国《统一新闻》近日报道称,驻韩美军在韩国已经秘密设立了4所生化武器实验室,专门用于研究比新冠病毒更可怕的、被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列为“一级危险生物武器”的炭疽杆菌。不出意外,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的当下,该则消息引发国际社会对于美国生物实验室的又一轮关注。
 

美国内安全实验室不安全

 
在2001年“9·11”事件仅一周后,美国就发生了炭疽生物恐怖袭击,袭击导致5人死亡,17人感染,当时引发美国社会恐慌。“炭疽事件”后美国国防部将生物武器列为头号“生物威胁”,并开始为此投入巨大精力。
 
随着基因工程和合成生物学的发展,新的生物技术可能会改变武器形式。美国认为,恐怖组织不断寻求生物武器和敌对国家不断掌握和研制生物武器会对自身构成威胁,因此将生物与化学以及核技术的全球流动一起,视为美国国家安全利益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因而大力发展相关生物技术,以巩固自己的全球地位,强化国家安全。
  
2018年9月18日,特朗普发布《国家生物防御战略》报告,并签署第14号国家安全总统备忘录,旨在通过创设跨部门协同机制、创新政府管理方式等手段,构建一个更富弹性、更有效率的生物防御体系。
  
到目前为止,美国建立的生物实验室种类繁多,数量庞大。据美国科学家联合会2020年2月的统计,美国国内目前有13家正在运行、扩建或规划中的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以及多达1495个生物安全三级(P3)实验室。美国在国内实施如此庞大的生物防御项目,无疑增加了生物制剂泄漏或扩散的风险。
  
根据美国审计署2009年的一份报告,在过去10年中,美国的P3实验室发生了400起事故。比如在2014年6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将炭疽杆菌从生物恐怖主义快速反应与先进技术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BSL-3)转移至邻近的二级实验室(BSL-2)时,由于消毒技术不到位,导致80多名中心工作人员接触了此种危险病原体。
  
2019年7月,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突然宣布关闭,理由是实验室动物管理出现严重事故,但具体原因没有对外公布。鉴于美国随后发生了“白肺病”以及附近养老院老人神秘死亡,外界一度怀疑这个实验室和正在大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有关联。
  
另外,在炭疽事件7年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布鲁斯·艾文斯被认定为该事件的唯一嫌疑人,此人在得知自己即将被逮捕后服药自杀。
  
相比于因疏忽导致的泄漏事故及员工的个人犯罪行为,更让人担心的是国家层面的一些举动。根据俄罗斯官方的说法,美国目前在全世界建立的生物实验室已超过200个,遍布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及周边的27个国家。尽管美国声称在海外设立生物实验室的目的是进行生物监测、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研发防御生物袭击的手段和方法,但其真正意图和高度的不透明性已经引起了不少地方的质疑和警惕。
  
2017年10月3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曾指出,有人在有目的地采集俄罗斯人的生物样本资料。俄媒随即报道,美国空军在一份生物样本采购招标中将目标锁定俄罗斯人。有俄专家警告,俄罗斯民众的生物样本未来或被用于制造细菌武器,应监控此类收集活动。美国空军教育训练司令部随后向俄媒澄清,说美空军最大医疗部队第59医疗部队的“先进分子监测中心”确实收集了俄罗斯人的生物样本,但目的并不是制造细菌生化武器。

海外生物实验室引发恐慌

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时,美国四处“甩锅”的行为同样使自己的海外生物实验室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在众多美军海外实验室中,位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近郊的卢加尔生物实验室一直是俄罗斯盯防的重点。该实验室始建于2007年,2011年启动,处于独立运营状态,早在2015年俄外交部就对卢加尔生物实验室提出质疑,公开表示这是美国陆军的一家高标准的封闭性实验室,从事极具危险性的传染病研究。
格鲁吉亚国家安全部门披露的文件也显示,卢加尔研究中心曾“把志愿者当作实验室豚鼠”,用来测试一种新的致命毒素。2015至2016年间,有73名参加测试的志愿者死亡。2018年,俄罗斯国防部曾表态,美国“似乎在格鲁吉亚秘密运行生物武器实验室”,违反了国际公约,并对俄罗斯造成了威胁。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当时指出,俄罗斯南部一些病毒性疾病的传播可能与卢加尔中心的研究有关。
另外,携带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的昆虫也反常地出现在俄罗斯南部,伊戈尔·基里洛夫认为,这些与美国军方的实验室不无关系。当时俄外交部副部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希望美国和格鲁吉亚就美国在第比利斯近郊生物实验室的研究活动作出澄清。2019年6月,俄方向格鲁吉亚发出照会,要求格方允许俄罗斯专家访问卢加尔实验室。2020年5月27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称,俄方在等待格鲁吉亚就俄专家访问卢加尔实验室的照会给出答复,但格方至今没有做出具体反应。
近日,乌克兰卫生部也发布消息称,美国在乌克兰建有8座实验室,里面存放着特别危险的、据称为了防范研发生物武器的病毒。
 据俄新社报道,美国防部减少威胁局为在乌实验室的建造和现代化改造提供了技术支持,并参与了现代化改造。美国博克莱·威奇特殊项目公司直接负责建造和改造。工作从2005年持续到2014年。在此期间,总共建造并完善了8座实验室,它们分别位于乌克兰的利沃夫、外喀尔巴阡、捷尔诺波尔、文尼察、赫尔松、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和哈尔科夫等州。
 乌卫生部表示:“合同条款规定向乌克兰提供援助,以防止流行病学和卫生研究所(利沃夫)、乌克兰防疫研究所(敖德萨)、卫生部的一些机构及其他设施所掌握的技术、病原体及知识的扩散,这些东西有可能被用于研发生物武器。”
  而韩媒此次报道指出,分别位于韩国龙山、釜山、群山和平泽美军基地的4个实验室也属于“危险源”,仅2009年至2014年间就进行了多达15次炭疽武器试验,并且一直向驻韩美军提供活性炭疽杆菌标本。为了掩饰生物武器试验,美军将此计划命名为“驻韩美军联合门户集成威胁识别(JUPITR)”以迷惑大众,但美军的这些活动,完全没有告知韩国方面,甚至进行这些活动时都秘而不宣。
 2019年,韩国海关人员在釜山港第八码头等地发现了美军将多种武器级病毒细菌样本送进韩国的行为,且驻韩美军没有经过任何韩国法律的许可和申报程序。报道还称,驻韩美军在瞒着当地居民的情况下,进行了肉毒杆菌、葡萄球菌毒素和蓖麻毒素等剧毒物质的实验。针对质疑,驻韩美军对在韩国大邱地区进行生化武器试验的传闻进行了回应,承认了进行相关测试,但坚称没有带入活性样本。

欲盖弥彰的阻挠

种种迹象表明,美军的海外生物实验室并不像其声称的那样是为了造福于民,反而可能给当地居民乃至全球带来巨大的生物安全隐患。同时,美国一直独家阻挡重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的行为,更使自己疑点重重。
1972年签订并于1975年开始生效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规定,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生物武器,但公约存在缺乏监督实施机制等缺陷。该公约无专门的常设履约执行机构或组织,临时性“履约支持机构”是唯一办事机构,人员有限,其职能也并非核查。于是,1994年公约缔约国特别大会便授权特设工作组,以制定关于全面加强公约有效性的议定书。
但是,2001年7月25日美国在日内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特设工作组会议上,以“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等理由,拒绝接受经多方磋商而形成的公约议定书草案。时至今日,美国仍然是重启该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的唯一“拦路虎”。
在6月8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美军在韩国设立4所生化武器实验室”进行有关提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答说,美国是唯一一个迄今仍在独家阻挡重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的国家。希望美方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正视国际社会的关切和当地民众的生命健康安全,消除国际社会的疑虑。
有专家认为,鉴于美国在生物安全领域同样秉持“美国优先”的策略,加上其遍布全球的实验室始终不肯撩开“面纱”,各国都有必要对美国的“生物野心”保持足够警惕。
 

延伸阅读

 

美军在韩实验室研究的这种生物标本,仅1克就能造成百万人丧生……

本文刊于《环球》杂志 2020年第13期

 

旧账未结,又添新账。据韩媒报道,驻韩美军多年来在韩国多地公然运营涉及严重危险生物制剂和毒素的生化实验室,其间已发生多起实验事故和运输事故,相关行为均未经韩国政府许可,并明显违反韩国国内法。但直到2019年10月韩国釜山港等地再度发生多种毒素被美军输入韩国的事件,以上问题都未得到明确处理。

  

2020年6月以来,韩国《统一新闻》《每日新闻》等纷纷刊文,表达驻韩美军生化实验室所在地民众的质疑和愤怒,并呼吁韩国政府对相关事态展开调查,公开信息并关闭实验室。

 

“朱庇特计划”

  

2015年5月22日,美国犹他州一军事实验所向韩国乌山空军基地寄来一批仍具有活性的炭疽杆菌样本,事件曝光后在韩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美国在韩国一直秘密展开的代号为“朱庇特”的生化武器研究计划被暴露在世人面前。

  

虽然美国国防部此后澄清,称活的炭疽样本是因疏忽“误送”至韩国,但这一解释显然缺乏说服力,有当地舆论分析认为,在韩国展开活炭疽试验本身就是“朱庇特计划”的一部分,而驻韩美军基地正是美军暗地里进行生化武器研究的试验场。

  

据韩联社报道,驻韩美军用活炭疽标本在乌山基地的“驻韩美军联合威胁认知研究所”进行了细菌培养实验,过程中有22名实验人员曾暴露在活炭疽环境中。虽然驻韩美军方面解释称实验人员中无人感染,但报道强调,这种实验本就十分危险,稍不小心就可能让基地内士兵和工作人员遭受生命危险。

  

此后驻韩美军接连对实验目的作出解释,称乌山空军基地训练实验室的炭疽菌标本是为了训练实验人员,旨在万一发生生化战时,可应对“朝鲜可能发动的攻击”,这一项目被命名为“朱庇特计划”。这一解释加重了当地民众对美军在韩秘密开展生化实验的担忧。

  

炭疽杆菌主要通过呼吸道传染,扩散性极强,一旦侵入体内,经过潜伏期,就会迅速制造出破坏体内组织细胞的毒素,仅12天就会导致70%-80%的感染者死亡。炭疽杆菌的孢子可以在空气中传播,杀伤力极大,仅1克就能造成百万人丧生。

  

然而,在“误送事件”发生两个多月后,韩美两国才组成联合调查团第一次进行了现场检查。尽管韩国国防部和驻韩美军后来都发表声明,表示炭疽杆菌已全部依照程序被安全销毁,并未造成任何泄漏,但这显然无法打消人们对在韩国进行生化实验的疑虑。

  

有当地媒体爆料,“朱庇特计划”涉及的病毒样本除炭疽外,还有一种叫做A型肉毒杆菌毒素的病毒。人们常说的肉毒杆菌已在医学上实现商用化,但A型肉毒杆菌毒素却是一种高效价的剧毒物质,其毒性可达炭疽菌的10万倍,在生化战场是具有大规模杀伤性的化学战剂。报道一出,再次引发舆论哗然。

  

“朱庇特计划”负责人彼得·伊曼纽尔曾公开表示,项目第一阶段就是利用检查装置分析炭疽或者A型肉毒杆菌毒素等细菌和毒素的标本,在发生生化战争时在46小时内迅速分析毒素成分并将结果迅速与有关部门共享,从而增强驻韩美军战斗力。而“误送”的两种活性标本正是这一阶段的实验对象。

 

先斩未奏

  

更令人惊愕的是,根据韩国国防部与驻韩美军2015年年底公开的信息,从2009年至2015年,美军曾数次将经过死菌处理的炭疽杆菌运送到韩国,并进行过16次实验,甚至还引进过一次鼠疫杆菌。

  

韩国媒体《民众之声》曾刊文表示,2015年正值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在韩国肆虐之际,美军运送的细菌标本相比MERS疫情,给国民带来更严重的安全威胁。而且,美军事先并未向韩国政府通报,也没有提前获得韩方许可或同意,事件发生后也未能进行有效管理。

  

根据《驻韩美军地位协定》(SOFA),美军要往驻韩美军基地运入有害物质,必须事先向韩国政府通报,但美方显然没有履行这一义务。不少韩国民间团体对此表示抗议,呼吁全面修改《驻韩美军地位协定》或废除部分条款,同时要求韩国政府展开独立调查,查清事件真相。

  

事实上,驻韩美军之后也从未停止所谓应对生化战争的各种实验。据韩媒披露,驻韩美军目前在韩国首尔、釜山、京畿道乌山和全罗北道群山等4处基地都建有研究炭疽杆菌等生化武器的实验室,并且有进一步扩大范围的计划。

  

过去几年来,韩国一些市民团体自发举行抗议活动,或召开记者会,或前往总统府青瓦台门前表达不满,要求韩国政府关闭驻韩美军生化实验室。

后续计划刺激韩民众

2019年12月,韩国国防部和驻韩美军司令部宣布将在釜山港第八码头美军基地内运营“朱庇特”的后续计划,代号“半人马”。根据说明,“半人马”计划的意图仍是识别生化武器威胁、增强理解和应对能力,且这一体系已经经过安全验证。

该计划一经公开,立刻在当地引发轩然大波。釜山南区对策委员会负责人表示,除了关闭生化武器实验室,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因细菌实验室而饱受折磨的釜山市民们,想要听到的是何时才能拆除这些非法的、极其危险的设施,而不是从美军那里聆听这个项目是多么安全可靠。”这名负责人还表示,虽然驻韩美军公开举行说明会,但实验室核心设备却只允许韩美军方人士参观,这本身就不合理。

2020年3月,受托运营“半人马”项目的美国研究所开始公开招聘实验室人员,发布的工作地点不仅包括首尔、釜山,还增加了大邱、东豆川、镇海、倭馆等地,表明美军在韩设立生化实验室的规模仍继续扩大。同时,根据美国国防部发布的2021年度财政预算说明书,今年驻韩美军将结束“朱庇特计划”,转而使用新技术的“半人马”,这意味着生化实验难以避免。

  同月,韩国市民团体向检方揭发美军曾于去年向韩国军事基地运送有毒物质A型肉毒杆菌毒素和蓖麻毒素,并强调运送这些物质需要提前获得韩国政府许可,但美军并未履行这一程序,这显然违反了韩国国内《生化武器法》和《传染病预防法》。而根据《驻韩美军地位协定》第7条,驻韩美军必须遵守韩国国内法律。韩国检方表示将于近日展开调查。

 有分析人士指出,由于韩美同盟以及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关系,韩国政府在处理美军运营生化实验室一事时难免受到制约,但来自民间的抗议与反对声音却在日益高涨。随着“半人马”实验计划的铺开和越来越多相关报道的涌现,有关驻韩美军细菌实验的争议今后还将持续发酵。

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


网站地图
实验室设计首页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企业文化
实验室建设工程案例
实验室装修案例 实验室规划 实验室配件 实验室净化工程 实验室通风工程 实验室家俱 实验室智能控制系统 实验室气路系统
实验室建设工艺
实验室设计知识 实验室建设工艺
实验室资讯
联系我们
其他

装修留言咨询

感谢您的信任和支持,我们的设计师会在最短时间内联系您!

你的姓名

手机/电话:

所在城市:

咨询/留言内容: